比較中美音療學
此文為嚴克映博士于2010年7月3日假台北護士學院所舉行的2010跨領域學術研討會:音療, 医療, 靈療之探討的演說內容
【本文作者 華裔女音樂家 嚴克映博士  Dr. Ke-Yin Yen Kilburn】

(1) 緣起
  美 : 約第一次世界大戰 (西方:舊約聖經記載最早的音樂治療師 - 大衛)

  舊約聖經, 塞姆埃羅記,記載著塞烏羅與大衛的故事. 歷史上, 以色列原是由“仲裁司”治理國家, 直至塞烏羅時代畫下句點. 塞烏羅,是依照神靈的預言,從人民中選拔出來的首任國王. 雖然他在執政初期施行了不少善政, 後卻逐漸因自滿,失去心靈上的平靜, 內心開始變得邪惡,家臣們認為塞烏羅是被惡靈附体,為了趕走惡靈,乃致力尋找彈奏音樂的人. 因此這位琴藝超羣,伯利恆人埃塞依的第八個兒子大衛,被送到國王身辺,當惡靈要侵襲塞烏羅時,大衛便手持豎琴演奏,驅離惡靈…… 大衛因而被祢為最早的音樂治療師.

  在美國,若要談到近代音療學說的誕生,首先必須提到Eva Vescelius, 她於1903年成立了第一所音樂療法協會“紐約市治療協會” , 並且經常接受各處老人院,精神病院邀請前往演奏音樂,試行音樂療法. 她曾寫過幾篇論文, 強調選曲的重要性,她借用當時使用的医藥分類法, 將音樂分為強心劑(tonic), 刺激劑(stimulant), 鎮靜劑(sedative), 催眠劑(narcotic) 四類, 依病患狀況的不同而演奏不同的音樂. 1926年有一位Willem Van de Wall的豎琴手,將一篇“精神病院中組織性音樂計劃”論文投稿至美國精神医學雜誌, 引起巨大迴響. 1944年他成為全美医院音樂利用委員會的委員長, 他為音樂療法訂定了健全的發展方向. 接著第ニ次世界大戰爆發, 在医院音樂計劃中產生了一項”戰時特別服務計劃”, 有250萬個樂器被捐贈至軍医院或退役軍人医院, 這時医院音樂活動達到最高峰,全美所有的音樂團体都積極的參加了此項活動. 1944年在國家音樂委員會發表的全美医院音樂調查結果報告中,威尔指出,”209所医院中有192所医院經常舉辦各种音樂活動, 而現今最重要的是, 第一,必須將音樂治療的價值用來做科學性的實驗, 第二,要積極培養音樂治療師”. 自此, 將音樂用於治療的理念, 使全美所有的音樂團体聚集起來, 音樂療法運動成了國家性的任務. 接下來, 成立統一組織的認知也相對提高,其中, 培養音樂治療師, 訂立教育的基礎, 訓練該方面的專家,交換資料, 進行評估, 劃分音樂療法的工作範圍與界線,並宣揚推進研究計劃…各個事項皆持續的進行. 1948年, 由NMC(National Music Council) 医院音樂利用委員會所發行的” 医院音樂News” 中寫道, 有117家医院僱用全職的音樂家. 1950年NMC医院音樂委員會委員長,Ray Green,在紐約市美國音樂中心,提議將全國組織的名祢”医院音樂”(Music in Therapy) 更正為”音樂療法(Music Therapy),” Music Therapy” 一詞由此正式誕生. 接著全美音樂療法協會(NAMT,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usic Therapy), 在1950年12月定下結論, 依據統一的教育課程培養音樂治療師, 並逐步實施公認音樂治療師的資格審定等法案. 美國從此在音樂療法的教育上奠定了穩固的地位, 它是音樂医療實踐與世界普及音樂療法的發祥地.

  中 : 數千年前
(根據漢代劉向所著的“說苑”記載 :距今五千年前的原始氏族社會有一位名叫苗父的医生“以管(古樂器)為席 …諸扶而來者 ,輿 (抬 )而來者 , 皆平復如故.” )

  中國”內經” 記載:” 天有五音, 人有五臟…人與天地相應. 在中國對音療的認識早有數千年的歷史. 所謂”玩琴可以養心””身病治心”. 清代吳尚先在”外治医說”上提到”七情(指喜, 怒, 憂, 思, 悲, 恐, 驚)之病也, 看花解悶, 聽曲消愁, 有勝於服藥也.”” 黄帝內經” 更是建立起中國人的”五音對五臟”的觀念, 除此之外, 史書諸如: 禮記,呂氏春秋, 史記, 筍子……對此皆有記載.

(2)理論基礎
  美 : 能量,波動論,腦波,1/f動搖理論

  西方音樂医療學說的理論基礎是建立在驗証上,即必須用科學的方法証明医療音樂對人体的作用. 因而常根據腦波變化, 音頻能量的測量種種方式,來觀察病人對医療音樂的反應,更發展出所謂的1/f動搖理論,製作医療音樂, 來試圖療愈病患. 另外尚有一些重要的理論,包括有: 同質理論: 此理論是由美國精神科医生艾略特席拉於1952年所發表. 為了理解患者的心理,情緒,人格特質,以及了解被治療者的礙関鍵, 而思考出適合病患聆聽的音樂. 例如: 人在憂鬱時會想聽悲傷的音樂, 有朝氣的時候想聽活潑的音樂.這使用投其所好的音樂,去了解病人的狀況;猶如利用音樂來把脈看診, 但是此理論無法說明如何療愈病人.
  朝異質引導理論: 艾略特席拉之後又提出了朝異質引導的理論, 例如: 以音樂節奏的刺激,治療精神分裂病患的沈悶,無作為,接下來又以旋律與協調的和聲對小腦傳遞刺激,再用具氣氛的音樂引發患者的関心, 將其引導至期望的情緒中,最後再以繪畫性音樂將患者的思緒帶往現實世界,這是整個治療的過程. 換句話說,朝異質引導, 必須對患者進行以下的思想輔導 ”若只是躲在自己的不幸, 身体不適的狀態中, 是無法有任何改善. 最多是維持現狀罷了, 所以不妨往異質作改變, 使他的思考模式也發生變化,或許病情將有新的轉機.” 吾人常道: “不要鑽牛角尖, 退一步海濶天空”, 不知是否與此理論不謀而合.
  當然談到西方音樂医療學, 一定不能漏掉古希臘的兩位偉大哲學家, 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與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他們揭開數與音樂及自然界微妙联結的奧秘; 除此以外如RMT, 調整性禪修式音療理論; GIM, 音樂誘導理論; 又再再顯示雖然西方音療一再強調科學論証, 但是最後又回到” 心” 的層次, 與東方的“身病心治”, 似有異曲同工之處. 西方的“科學” 是否真科學, 有待確認, 但是若只用人類有限的五官所認知的世界(實体), 而完全忽略了虛体, 我懷疑它是否是真的存在?....... 這或許也是西方医學急待突破的盲點. 或是人類世界迫切需要揭開的面紗…….
  中 : 黄帝內經 : 五音對五臟 , 陰陽五行理論 , 身心靈一体

  黄帝內經記載,”天有五音: 宮, 商, 角, 徵, 羽; 地有五行: 金, 木, 水, 火, 土; 人有五臟: 心,肝,脾,肺,腎”

  • 肝主目, 其在天為玄, 在人為道, 在地為化. 化生五味, 道生智, 玄生神, 神在天為風, 在地為木, 在音為角, 在聲為呼….
  • 心主舌, 其在天為熱, 在地為火, 在体為脈, 在臟為心, 在色為赤, 在音為徵, 在聲為笑……
  • 脾主口, 其在天為濕, 在地為土, 在体為肉, 在臟為脾, 在色為黄, 在音為宮, 在聲為歌……
  • 肺主皮, 其在天為燥, 在地為金, 在体為皮毛, 在臟為肺, 在色為白, 在音為商, 在聲為哭……
  • 腎主耳, 其在天為寒, 在地為水, 在体為骨, 在臟為腎, 在色為黑, 在音為羽, 在聲為呻….

黄帝內經-素問曰:”五臟相音, 可以意識”, 即音波的頻率可以透過周辺神經系统傳達于各個臟腑.

  陰陽學說認為, 世界是物質性的整体, 是陰陽ニ氣對立統一的結果, 人之所以有病, 就是陰陽失調. “素問-針解篇” 曰: “使人聲應音, 人陰陽合氣應率”,即是人体內有一定的生理節奏, 此節奏是有規律的, 是可以與頻率接近的音波產生共振的, 因此, 如果外界陰陽變化旋轉使人体內陰陽變化旋轉失調, 是可以通過外界音樂聲波振動的節奏, 來影響体內生理波動節奏, 進而發揮治療效果. 例如: 人体若功能衰退, 精神抑鬱, 情緒低落, 根據”陰病陽治”的理論, 宜使用明快, 昂揚, 興机能, 激發情緒的音樂. 身心靈是一体的, 中医認為”心主神明”又說”音樂通神明. “內經”曰: “心藏神, 而神不守, 体之不康, 人心之神, 惟心所使.” 所以 “身病治心” 就是這個道理.

(3)音樂医療教育
  美:各州立大學大都設有音樂医療學系即 MusicTherapy,設有學士,碩士學位,尚無博士學位
  中:少數音樂院設有音療學系, 例如 :北京中央音樂院

(4)音樂治療師的實務
  美:常現場演奏音樂,地點 :學校,医院,老人院等
     對象:小孩,成人,老年人,病患
  中:聆聽音樂医療CD,医院,學校為主

(5) 音樂治療師的認証
  美 :由AMTA - American Music Therapy Association 審核,發照
  中 : 據了解尚無明確制度

(6)音樂治療師的收入:
  美:平均月薪約美金$4300
  中:不明確

(7)音樂治療是否有包括在医療保險裹
  美 :各州不盡相同,目前有cover的州,包括:
     Arizona, Minnesota, Pennsylvania, Indiana, Michigan
  中:不明確

  生命的起源是“波動”,波動產生能量,它孕育了宇宙萬物,人体其實分為實体與虛体(陰與陽),一般人談到健康看到的大都只是實體的部份,所以講究:運動,飲食營養均衡,做息合宜……,並不太注意到虛体的部份例如:心靈,意念,七情六慾……,導至現今文明病愈來愈多,西医對之几乎束手無策,例如:各种癌症,各式精神疾病:憂鬱症,焦慮症,ADD,ADHD, Unipolar, Bipolar……, …., 其實病的產生分為“先天”與“後天”,“先天”即從DNA來,與累世的業力有關,“後天”的與此世的心靈能量,情緒意念有關,亦即若虛體製造負能量negative energy,將造成實体的傷害. 古時後的人常認為人之所以生病是因為沾了邪(不潔)之氣,所以有“巫医”的職業,專為人驅病趕鬼,或許這邪氣即指negative energy.的確,負能量的產生打亂了身体的磁場,包括:經絡不通,氣血不順,時間久了各種的疾病也就產生了(那處weak那處發病)

  其實,音樂医療當屬能量医學的範疇,音樂医療的音樂之所以能治病是因為它能幫助聆聽者Meditate,讓聽者的腦波降至無意識波,此時是主意識退去副意識彰顯,心靈能量最強的時刻,這時音樂的能量能調節人体特定部位的能量虛實(同步共振). 我自身在聆聽音樂(不限於音療音樂)時,可以感受到脊椎不同部位的spin(旋轉),而這振動對應著五臟六腑,及不同的輪脈.其實人体自身的小宇宙無時無刻不受天地宇宙自然界的大宇宙的磁場影響,要想健康,日常起居做息必須和天地磁場的運行一致,即所謂“天人合一”. 除此以外,“靈療”可能更重要,心靈的真正療癒並不須向外尋求,而須求諸於己,我們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已,可以透過禪修來認識自已,只有“無我”最終才能與天地同体,即“天人合一”

  一般人若不會Meditation(靜坐), 腦波是不容易進入無意識波, 所以正確的医療音樂是必須能讓聆聽人,逐漸放鬆, 學會放掉主意念, 進入近空無的狀態, 學會Meditation, 待腦波達到無意識波時, 超低頻的医療音樂, 才真正能和人体產生”同步共振”, 達到治療的效果, 所以音療與靜坐或氣功有著相輔相成的效果.

  整体來說東方(中)的音療學說不但理論紮實,與自然律結合, 更有著對生命了悟的高深智慧與哲理, 尤其對虛体,心靈層面的深刻探討, 是西方(美) 的音療學說所無法比擬的. 但是在西方, 例如:美國, 在實務方面, 無論音療師的訓練, 考核,認証, 或在工作的分配, 薪資提供上皆己制度化及專業化. 似乎中, 美的音樂医療應當彼此攜手合作,各取所長, 拮長補短,如此才能陰陽合和,功成圓滿, 造福世界人類……….

參考資料:“音樂療法的基礎”- 村井靖兒著
     “創世說”- 張贊昆著
     “音樂医療” 網站


Copyright 2005-2010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